您的位置: 涪陵信息网 > 历史

TPP谈判僵局和美国人的算盘

发布时间:2019-12-01 18:45:32

TPP谈判僵局和美国人的算盘

剩下的20%都是最敏感的政治领域

和12国贸易部长一起踏上夏威夷毛伊岛的,还有愤怒的加拿大奶农代表。

新一轮《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部长级会议于7月28~31日在美国召开。目前各方已在80%的领域方面达成基本共识,然而剩下的20%则涉及各国国内政治最敏感领域,比如有可能将TPP当下谈判努力毁于一旦的奶业问题。

如同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MichaelFroman)所说,最后的谈判总是最困难的。

当下在市场准入、知识产权、国有企业以及投资者与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ISDS)四大领域方面,已进行5年的TPP谈判迎来了最紧要关头。

要看到的是,美国奥巴马政府为在年内完成TPP并提交国会,使出了浑身解数,其中竟然包括将马来西亚从人口贩卖评级最低的“三类国家”提升为“二类观察国”,为将马来西亚纳入TPP解除障碍。

然而,他国国内政治循环和行业利益群体诉求已超越单纯满足美国对地缘政治的诉求:在日本做出一定程度让步的情况下,加拿大等谈判核心国家并不急于达成一份令其国内选情告急的TPP协议。

惹不起的1.3万名加拿大奶农

谈判陷入僵局中的市场准入领域都是现代国际贸易历史上那些堪称禁区的领域,代表了各国最“冥顽不灵”的国内利益群体:日本大米、加拿大乳业、美国汽车业和甘蔗糖业以及越南的纺织业等。

其中,奶业可能成为令此类TPP谈判无果而终的最大障碍。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罗布表示:“我们就在TPP的风口浪尖,但如果大国不展现领导力,那么各国将降级谈判砝码,最终TPP达成的就是一个次优结果。”

罗布承认,虽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解决乳业问题上有浓厚兴趣,但是这两个国家都没有大到足以影响谈判的结果,而能够决定结果的国家是还在争吵不休的墨西哥、加拿大、美国和日本。

奶制品是新西兰最大的出口产品,同澳大利亚一道,两国都希望通过TPP来接触TPP国家区域内更多消费者的机会。

不过可惜的是,在1989年美加自贸协议和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的谈判中,美国都无法令加拿大开放乳业,这次加拿大政府在10月即将面临联邦大选,哈珀政府更加惹不起国内1.3万名愤怒的加拿大奶农。美国国会甚至认为,加拿大目前面临退出TPP谈判的风险,并加大了对加拿大政府的“恐吓”力度。

日前,超过20名美国议员致信加拿大政府,指责加国“没有认真地在乳业的市场准入方面考虑谈判”。

美国奶业出口协会副总裁卡斯塔奈德表示,“目前的情绪是,如果加拿大不能在乳业和家禽业方面拿出一个有意义的要价,那么可能加拿大就还没准备好加入TPP。”

不过加拿大政府则回应道,不会被美国在贸易谈判中轻易霸凌。

当下,加拿大政府在乳业和家禽业方面对外国竞争者征税高达300%,如此税制轻松地保护了其国内的乳业生产者和家禽类养殖企业。

加拿大原本对加入TPP兴趣不大,但韩国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后,加拿大不愿在亚太贸易中被边缘化,于是开始积极申请加入TPP谈判。而在谈判中,澳大利亚、美国和新西兰对加拿大施加压力,要求其放开乳制品和禽类产品市场,加拿大的立场则是要保护“供应链管理”。

罗布则认为,由于临近加拿大联邦大选,如果本周不能达成协议,未来几年内要完成TPP谈判都将变得非常困难。

促进自贸还是制定更多游戏规则

在多次采访中,美方官员都强调TPP是一个高质量的21世纪新的贸易协定。然而此高质量重在高标准贸易规则制定时,却不一定遵守促进自由贸易原则。

TPP一向自诩为高质量的贸易协定,而美国同越南在国有企业、环保和劳工标准方面的看法并不同步。此次借助TPP谈判,美国要求越南从美国本土进口更多的纺织品原料,借以促进美国纺织业工业发展并增加更多就业。这就造成美国谈判团队使用“从纱开始”原则,坚持要求越南大幅减少对中国纺织品进口。

“从纱开始”是指,从纱线开始,就必须在TPP区内生产。更细致一点地说,针对成衣制造采取从上游纺纱开始后续的梭制、针织等织布到染整及其他处理,到下游的剪裁、缝合、针织成型制成衣服,TPP的“从纱开始”皆严格要求在TPP区域内制造。

根据历史数据,越南生产的纺织品只能满足其国内1/5需求,每年需要从中国进口价值约47亿美元纺织品。

美方提出,美国和墨西哥都是纺织品生产大国,越南可以选择不从中国,而从美国或墨西哥(均是TPP谈判国)组织进口。

美国服装业协会主席休斯(JuliaHughes)则不客气地指出,美国纺织业没有能力满足越南需求,越南厂商仍需要靠中国进口产品,而各大制衣厂商也批评美国TPP谈判团队“不懂全球供应链”,在压力之下,美国谈判团队考虑是否使用“缺乏供给”原则作为补充,这项原则将允许那些“在商业上无法在美国或其他TPP国家获得的原材料,被外包到非TPP国家,并被使用在TPP区域的产品,但是这将不能免税”。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强调,这一灵活性原则将受到限制,因为美国不想被看起来又向中国敞开了大门。

与此同时,美国还希望使用TPP来促使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国在国有企业方面进行更多改革,此举也意在为中国国企对外投资设置新的非传统贸易壁垒。

加拿大在此方面同美国形成统一战线。加拿大贸易部长法斯特表示,希望确保国企能够遵守规则,不会在自由市场之中构成非平等竞争。

为拉马来西亚入伙,美国不惜先将一项禁止同参与奴役活动的国家进行大型贸易合作的法案修改为“只要一国采取具体的措施减少人口贩卖和强迫劳役,就能够参与签署贸易协议”,随后在本月末的年度《国际贩运人口问题报告》中将马来西亚从人口贩卖评级最低的“三类国家”提升为“二类观察国”。

知识产权和美国主导原则

更重要的是,美国TPP团队和背后的商业游说群体的核心谈判诉求,则隐藏在知识产权规则的制定之中,而新规则的制定,相较于传统货物贸易,明显对于发达经济体企业更加有利。不过也有专家指出,传统的贸易谈判中,并不重视对于知识产品的保护,这也是TPP所谓高质量之所在。

在知识产权为何对于美国谈判团队如此重要方面,美国资深法律界人士对《第一财经》解释,其中一个重要领域就同药品和医疗领域紧密相关。

一般而言,在知识产权中,关于新开发医药品的专利保护期限同各国是原创制药还是后发制药有关,即如果是原创制药公司,那么保护期限越长,开发新药的利润则越大,反之亦然。

由于美国拥有众多大型制药公司,因此美国坚持在此方面的知识产权要设立12年保护期。然而其他不具备此等优势的国家(比如澳大利亚、日本等)则希望大幅缩短这一保护期至5年,目前各国共识是可以在8年方面达成妥协,然而美国最后能否做出让步,各方并不乐观。

上述法律界人士对指出,第二个对于美国团队至关重要的领域在于在因特和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在当代社会,西方企业大量收集信息,特别是消费者数据,而这些数据在市场化时代相当珍贵,因此美国会特别关注在此方面的数据保护。

实际上,目前TPP谈判在数据流方面的规则,比全球通用标准要更加严格,这也对于TPP谈判国家中的一些不那么发达的经济体提出了明显的挑战,而令其加入TPP显得不那么美妙了:在参加了2天的TPP谈判之后,马来西亚谈判团队就意兴阑珊地表示,夏威夷,不会有结果。

房产滚动
资讯
制药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