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涪陵信息网 > 游戏

龙域战神 第74章 试炼开始

发布时间:2019-11-16 03:05:37

龙域战神 第74章 试炼开始

“鱼牙小子,有我在你别想拿到那块纹章!”一道清脆的女童娇喝声传来,鸿飞莹拿着一只被撕掉脑袋的布娃娃,也纵身飞落下去。继而,郁水与公羊申紧随其后,飞落到她身边。

“都这么着急送死,这叫我情何以堪呐。”开口説话的

,是一名光头白袍青年。他是百石国御兽殿的精英学徒——岩禺!他也是这里修为抵达巅峰武宗的强者之一。説着,他带着几名百石国的驯兽学徒,一起飞身跃了下去。

接着,连续有一些实力强大的学徒,从船上飞掠下去。

此时,离火先叶青城一步,猛地跃了起来。但是,叶青城并不着急,他果断地将离火抱住,然后转脸看着霍靖。

霍靖脸上是一种尴尬的笑容,在看他来,叶青城是肯定要下去的。不过,他却没有足够的勇气。

“霍兄,如果没有足够的信心——”叶青城刚想却説,就被霍靖阻止了。

“我明白兄弟的意思。”霍靖説道:“可是我也有驯兽师的梦想,我不甘心,我想下去。”

“那就下去。”叶青城説道:“这条路布满危险,选择了它,就不可能避免死亡威胁。”

霍靖diǎn了diǎn头,道:“即便得不到那块纹章,能在种五级凶境,生存三个月,也是辉煌的磨砺啊。只是,兄弟不会嫌我累赘吧?”

“怎么会?”叶青城笑道:“只要我活着,就绝不允许霍兄出事!”

“好!”霍靖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小胖子鲍君却猛地拉住叶青城手臂,道:“你们能带上我吗?”

“好啊。”叶青城爽快地説道。此时,就是结盟了,虽然纹章只有一块,但不一定是上来就相互厮杀,他们只会在最后关头,排除一切困难,见到了纹章之后,才会角逐出最后胜利者。

也就是説,现在是先结盟,最后见到了纹章,才会分裂。

“如果我凭自己能力得到那块纹章,你们不会合伙杀我吧?”鲍君憨厚又紧张地问道。

叶青城哑然失笑,道:“如果你真能凭自己能力得到它,我们不仅不会抢,还会保护你不被他人攻击。”

“对!”霍靖豪迈地笑道:“放一百个心吧,别人我不管,但是,我们会説到做到!”

“嗯!”小胖子郑重diǎn头道:“要是你们先得到它,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你们。”

“哈哈,走吧。”叶青城松开手,离火果断地从他怀中跃出,飞落下去了。

接着,他们三人毅然从火船上跃下去。

一炷香之后,火船喷射出一道道幽蓝的火焰,轰然升腾而来。出乎叶青城预料,竟然有七十名学徒从船上跳了下来,只有不到三十名学徒放弃。

不过,看他们联合成的几支结盟小组来看,他就明白了。其实,下来的人,多数在拜兽战开始不久便被收买了。他们目的不是获得纹章,而是保护一个核心成员,帮那个核心获得纹章。

像岩禺,他身边就站立了二十余名学徒,如果他们有机会,他必定会得到纹章。还有鸿飞莹身边的一些人,包括郁水在内,应该都是为了保护她。当然,最强的那个——禅子青,他就是单枪匹马一个人。

仰望着火船飞离之后,天色已然黯淡下来。

从这一刻起,他们能不能活下,都要依靠自己的智慧与双手了。

只见,禅子青飞跃到一株古树上,遥望着远处只剩下依稀轮廓的莲心峰,转脸对下面的七十余名学徒説道:“我不会无聊到以猎杀你们为乐,但是,你们不能超越我。只要我不死,凡是有敢比我快一步的,我会毫不犹豫地取下你们脑袋。”

“哼!凭什么让你冲在最面前!”鸿飞莹怒喝道:“我们——”

这时,郁水急忙拉住鸿飞莹,小声在她耳边説了几句话,她这才挥了挥自己的小手,对禅子青説道:“你先走就先走吧,説不定我们在后面还能捡到你的脑袋。”

这时,穿着一件灰袍的老头——公羊申,走到叶青城身边,微笑着説道:“小老弟,这里充满凶险,不如暂且联盟,加入鸿小姐的队伍吧,等克服一切困难,我们再各显本事,公平夺取那块驯兽纹章。”

叶青城对公羊申的印象还不错,觉得他是一个诙谐又固执的老头。闻声,叶青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鸿飞莹。

“小气鬼,你可以同我一起走,但不能和我抢东西。”鸿飞莹带着一只红色尖dǐng帽子,露出霸道的笑容。

站立在鸿飞莹身边的郁水,则没有正眼看他。

“多谢前辈好意。”叶青城拱手对公羊申説道:“不过,我们都是冲纹章来的,如果只想活命,刚才就随火船离开了。”

“切!”鸿飞莹不悦地双臂环胸,道:“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敌人了。”

“小师妹,既然他们不愿同行,便是我们的对手,何不现在除掉他们?”郁水在仅有六岁的鸿飞莹面前全无傲气,反而有diǎn唯命是从的感觉。

“现在就开始杀?”岩禺摸了一下光光的脑袋,对这凶险的地方并无多少忌惮,道:“你们以为这里是斗兽场,力气消耗光了,你们还能走多远?”

目前,最招惹不得的是禅子青,而最大的势力,就是以岩禺为核心的联盟。鸿飞莹算是第二势力的核心。

“就是,咱们之前还是一船之友,转眼就厮杀,有diǎn太不讲情面。”岩禺身边的一位青年説道:“不如,就此散开吧,等过了今日,有什么恩怨再找地方解决。”

此时,天色已然黯淡,岛屿上呼啸着一阵阵凛冽的寒风,阴森的树林在风中张牙舞爪。天穹上低垂的云峰上,闪烁着一道道雷芒。而深海莲岛正上方,那巨大如黑洞的云涡,则像是一个潜伏的巨兽,又像是一只恐怖的黑色巨眼,正幽然地盯着下方这群涉世不深的学徒们。

“喀嚓!!”突然,一道银色闪电,窜动在天穹上的低沉乌云中,留下一道清晰的雷痕。天地稍纵即逝地明亮一下。

“嘚。”一颗拇指大小的冰雹落下,砸在岩愚那光秃秃的脑袋上,他仰头看了一眼天穹,便弯腰将那颗冰雹捡起来,对所有人説道:“看来,就连这里的天气,都不遂人愿呐。不如,我们今晚先在这里休息,明日再各奔东西?”

然而,站立在树梢上的禅子青,用敏锐的目光,在刚才的雷闪之时,发现远处丛林中,正有一群诡异的身影,如鬼魅般地向这里靠近,他俯瞰着下面的七十余人,道:“聚众取暖?你们想多了。这里,可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我劝你们还是早diǎn散开为好。”

话毕,他身影猛地飞跃而起,在树梢间敏捷地闪烁几次,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同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治疗宫颈炎医院
新疆男科医院哪家好
艾玛医院怎么走
重庆市巴南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