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涪陵信息网 > 娱乐

天降鬼才 仕途 第110章 写检讨

发布时间:2019-09-24 16:17:41

天降鬼才 仕途 第110章 写检讨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小朋友滴眼睛里……”周兴云唱着欢快的小歌,两步一蹦三步一跳的回到官邸。

不过,周兴云进入院子时,却发现维夙遥威风凛凛的站在院子正中……

少女双手按在剑柄,以剑为杖支撑大地,周兴云跳进大门刹那,顿时就被金发少女的威严气场震住,赶紧收敛桃花逢春脸,一本正经的走进屋。

“夙遥怎么了?站在院子里练剑吗?”周兴云小心翼翼的询问,少女现在的神态与姿态,像极丈夫夜不归宿,坐等丈夫归家审问的妻子。

“你今天去哪了。秦寿到十六皇子府打听,皇十六子根本没召见你,你也没去皇子府。你知不知道你突然失踪,我们会很担心的!”维夙遥冷冷说道,周兴云和娆月离开府邸没多久,许芷芊不放心两人,便让秦寿去十六皇子府看看情况。

结果秦寿打听来消息,皇十六子今天要会见刑部与户部尚书,根本没时间召见周兴云……

由于武林举办少年英雄大会的缘故,各城各地的武林人士,都朝京城方向迁移,察觉异样的刑部与户部官僚,数日前以上报朝廷。

虽然江湖各大门派自娱自乐,举办活动试炼优秀弟子,并非勾结乱党对朝廷不利,但那么多武夫集结在一起,难免会让人感到不安,稍微留个心眼总没坏处。

人多容易生事,更何况是一群武功高强的莽夫汇集。皇太后也下了道懿旨,命中.央将军加强京城戒备,不得让江湖武夫扰乱百姓生活。

按照以往的惯例,每逢江湖门派举办大型活动,朝廷都会派遣一位官僚参与其中。一来是做个见证,二来是负责监督,预防野心之士聚众谋反。

不过,朝廷人士一般不怎么重视所谓的少年英雄大会,毕竟年轻小伙子比擂台,纯属娱乐闹着玩。他们真正看重的,是七年举办一次的武林盟大会,那浩大规模不得不让人提心。

言归正传,周兴云没去十六皇子府,让维夙遥等女很担心,她不知道娆月会不会对周兴云不利,所以急得四下寻找。

本来她想借助小狗教主的力量去找周兴云,可惜小狗狗今天不在状态,带着她在小巷转圈圈,气得她险些把教主给咔嚓了。

后来,维夙遥甚至找上李小帆,让他动用洪帮兄弟,全城搜寻周兴云。

搞笑的是,牲口们翻遍了所有青楼……不对

天降鬼才  仕途 第110章 写检讨

,是翻遍整个京城,都找不到周兴云。最后凭借许芷芊的第六感,模糊模糊的四处溜达,才在某富商府邸的墙角边发现两人。

只不过,没等她靠近打声招呼,裙角莫名其妙的撕拉裂开,随即脚前坚固的石地板,刷刷刷的刻出一排字……越界者,衣服会不翼而飞呢。

知道不能靠近两人,许芷芊赶紧往后挪一步,免得引火烧身。反正娆月没有对周兴云不利,两人看样子聊得很开心……

没错!维夙遥就因为瞧见两人聊得很开心,竖起耳读听周兴云花言巧语,把娆月哄到天上去,她才会在院子守候,站等周兴云回来审问。

维夙遥不止一次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想靠近两人,打断娆月和周兴云聊天,但对方实在太厉害,不知用什么妖术,愣是把她定在原地,一步也上前不了,结果只能在外头干着急。

后来,周兴云说话越来越肉麻,维夙遥实在听不下去,只好黑着脸回府等他,酿成了眼前局面。

“你吃醋了?”

维夙遥的心思太好猜,开心不开心全写在脸上,周兴云一眼便看透少女砸醋坛,而且他单刀直入的对策,顿时让不善辩解的维夙遥措手不及……

“没……没那回事,我不是容易嫉妒的女人,你不对我说甜言蜜语,我也不会生你的气,那种厚颜无耻的话,不说也罢。但是,你要对我说,我不会介意……”

躲在后院偷窥的许芷芊等人,目瞪维夙遥吱吱呜呜的小媳妇模样,顿时有感而发,爱情的魔力真可怕,英气逼人的女子,一瞬间就软了下来。

要知道,周兴云回家之前,维夙遥可信誓坦坦的说,绝对要好好警告他,让他远离凤天城妖女。现在看来,少女早已被某浪子驯服……

“夙遥喜欢听情话,我天天说给你听好不。”周兴云勤快走上,默默地握住少女双手,并用脚撩开颓然掉落地上的长剑。

他早就摸透维夙遥的性格,少女在他面前不外乎是只纸老虎,看起来很严格很可怕,实际上他稍微哄一哄,佳人立马化身温顺忠犬。

“你好没用哦。刚才还说要小惩大诫,让他不敢去找凤天城妖女厮混,结果你和她厮混起来了。”莫念夕瞧维夙遥三下五除二的被周兴云摆平,勤勤恳恳的跟在他身后进入正堂,不由冷不丁的戳她软肋。

然而,周兴云正欲出手教训唯恐天下不乱的黑发少女,另一端的导火线也燃起来了。

“不是没用,是蠢。”娆月幽幽的声音从屋檐上传来,刚偃旗息鼓的维夙遥,抬头便看见冤家,若非周兴云紧紧抓住她手腕,即便明知道不是对手,维夙遥也要跟娆月决一胜负。

“别冲动,让我来。”周兴云拍拍维夙遥手背,经过半天相处,他大致摸索清娆月的个性。该女子属于做事不按套路出牌,我行我素系列,只要哄她开心,一切都好商量类型。

而且她对他没有恶意,甚至有心帮助他,所以不能因红衣少女是凤天城教主,就嫉恶如仇的敌视她,毕竟在这个法律不健全的时代,好人与坏人的界线非常模糊。

周兴云侥幸娆月是个好姑娘,因此决定对少女释放善意,倘若真能拉拢到这位极峰级高手,绝对一本万利高枕无忧。

只是,周兴云百思不解,两人刚刚才分开,娆月怎么又来找他?难道有话忘记交代。

“小月姑娘,您还有何事需要我帮忙?”周兴云一如既往的搞不懂少女要做什么,如今他俩的关系,真是乱得一塌糊涂。

娆月乃凤天城教主,双方应该是敌人,但她偏偏又说‘爱’他,这是少女真心话?还是因为有利可图,故意讨好他,或是戏耍他给出的答案?

而且,今天她就那么闲,陪在他身边听他吹牛皮,听了一整天都不嫌厌倦,还请他吃了半个烧饼,总觉得经过非常诡异,不符合情理……

娆月从屋檐上轻轻飘落,吴杰文顿时发出惊呼:“那是我的包裹!”

吴杰文一脸诧异,不知道凤天城女魔头,为何要拿他包裹,莫非是看上他新买的宝剑!

“一堆破烂呢。”娆月小手一挥,吴杰文的包裹与宝剑,顿时化作道抛物线,飞掉落在右边的厢房门口。

随后,不等众人反应,娆月幽幽走向吴杰文的厢房,并不容置疑的对他说:“这房间,我要了。”

坦白说,娆月并不想欺负吴杰文小兄弟,因为他对周兴云最好。

遗憾的是,吴杰文恰好住在周兴云厢房隔壁,所以对不起了,这么好的风水宝地,她绝不会让给别人。

“等一下,你要住进来!”维夙遥不顾周兴云阻止,横身挡在娆月跟前。

“是又如何?你咬我吗?金毛教主。”

娆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顿把周兴云呛得不轻,许芷芊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起初维夙遥没反应过来,没搞懂娆月的话中深意,直到小狗狗很无辜的躺下,她才明白对方骂她是……

士可杀不可辱,周兴云眼看维夙遥忍无可忍,即将出手和娆月拼命,不由临危发飙,免得两女真闹起来。

“够了!不要以为你是极峰境界高手,我就会怕你!如果你想入驻周府,就必须听我吩咐。”周兴云看似怒火中烧,伸手拉住娆月,快步流星的进入厢房,给人一种要家法侍候的错觉。

维夙遥焦急的跟上去,不料周兴云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站住!虽然我很宠溺你,但你也别太放肆,这个家是由我做主,今天我回来,你不恭迎倒也罢,还敢拿着剑站在院子里等我,什么意思?是要清理门户,还是扫我出门。你要翻了天不成!”

“不……我没那个意思。”

“没那个意思你站院子干嘛?不知道我看你生气的样子,心里会很害怕吗?你就说我做错什么事,非得看你脸色不可!”周兴云决定凶一凶维夙遥,让许芷芊、秦寿等人感受一下,他其实蛮有威严。

以前他实在太随和,今天立一立威也好。更何况,一碗水要端平,他要让娆月看到,他是很公正的,谁犯错就说谁,绝不是偏心针对她。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维夙遥心底害怕了,因为她仔细想了想,纳闷的发现周兴云根本没犯事,她是嫉妒娆月才没给他好脸色看。七出之条,嫉妒乃大忌!她怎么就忘了呢。

“我不想说你,给我回房去好好反省,写一封两百字的检讨书明天给我!”周兴云威武霸气的说道,随后立马转向含笑讥讽维夙遥‘活该’的娆月:“有什么好笑?你觉得你没做错吗?你把这当谁家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擅闯官邸是大罪!我有权怀疑你是刺客懂不懂?”

“我好怕呢。”娆月抱着双手,不以为意的瞟了周兴云一眼。这演技0分。

“怕了吧。知道怕就好!你和她一样,给我回房好好反思,写一封三百字的检讨书明天交给我!”周兴云甭管三七二十一,猛地将娆月推进厢房,她不是要抢吴杰文的房间吗?现在正好,把她塞进房里写检讨,算是默认给她住下。

郴州治疗妇科方法
娄底牛皮癣医院
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有人在黑龙江虹桥医院治好吗
贵州银屑病医院有网上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